土地大魔王 黄秉维中国自然区划的头号玩家

享未来地理知识网

提升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是黄秉维,出生于广东惠州,毕业于中山大学地理系。我长期担任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以及中国地理学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1955年我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64年为罗马尼亚科学院院士,1996年获得国际地理联合会荣誉奖状,1997年获得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我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现代地理学的发展。 在我的眼里,学科间的相互交叉、渗透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密切关注了国际研究动向和趋势,并不断引入新思想、新技术和新方法,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重视综合研究。我认为地理学为经济建设和农业服务非常重要,因此我一直致力于推动地理学在这些领域的发展。我相信,我的付出对中国地理学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是黄秉维。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我一直致力于中国自然区划、黄河中游土壤侵蚀与保持、华北水利与农业、全球环境变化及其影响等自然地理综合研究工作,并对陆地系统科学研究倡议开展。我的论著部分被收录在《自然地理综合工作六十年——黄秉维文集》(科学出版社,1993)和《自然地理综合研究——黄秉维文集》(商务印书馆,2003)中。 我的研究重点之一是中国自然区划。我的研究始于1930年代末,并在1940年代发表了“中国之植物区域”等论文。我不断开拓并指导自然地理综合研究工作,并取得了重要成果。我曾主持的“中国自然环境及其地域分异的综合研究”获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这是我在自然地理研究领域的又一重大贡献。 我的研究工作涵盖面广、贡献丰硕。我一致强调综合研究的重要性,并倡导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我相信,我的研究成果对中国自然地理学的发展和世界自然环境研究的进展都起到了推动作用。我是黄秉维。我的研究成果在中国早期部门区划中具有开拓意义。我曾于1959年主编的《中国综合自然区划(初稿)》是中国最详尽、最系统的全国自然区划专著,被两度修订。我强调将区域单元作为环境和自然资源的整体来认识,冶区域与土地类型为一炉,以持久地维持、提高及最大限度地发挥某一地域自然生产潜力为目的,并对自然因素进行综合分析。 1950年代后半期,我提出要综合研究地表的物理、化学和生物过程,这比发达国家提前了约30年。其后我又提出围绕土壤—植物—大气系统及其相互作用开展试验研究,并发展了“农田自然生产潜力”的基本理论和方法。我始终坚信综合研究的重要性,认为只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能取得更多、更有实际意义的研究成果。 我在自然地理综合研究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果,这些成果不仅对中国自然地理学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也在世界自然环境研究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将继续致力于自然地理综合研究,为人类认识和保护自然环境做出更大的贡献。我是黄秉维。1953年,我首次完成黄河中游土壤侵蚀方式分类,并编制出中国第一幅1:400万黄河中游土壤侵蚀分区图。这一成果对黄土高原的治理至今依然具有重大参考意义。1980年代,我主张深入系统地研究土壤侵蚀机制,并与地形气候、植物生态、土壤因素相结合,才能取得有效保持土壤的成果。 我指出,在中国东部坡地利用中,必须防止土壤侵蚀及土壤物理性质变坏,同时确保土壤养分不减少。坡地改良利用战略上应以植物措施为主,最大限度提高一面坡或一小流域的持续生产力,并通过利用速生植物除害兴利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我主张按照自然区划来观察气候变化,这对全球变化中自然地理因素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我相信,只有深入研究自然地理综合问题,才能为人类自然环境的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我认为,应该在全球变暖的危险地带开展研究,以探讨中国在农、林、牧业和能源利用方面所应采取的积极对策和措施。我们需要研究适合中国情况的区域可持续发展战略,并以50年为主要目标时间,以此带动地球系统科学的建立。 在地球系统中,我认为应该以陆地系统及其与大气、海洋的外延叠合为重点,并将全球环境变化和区域环境变化融合在一起研究。地理学在这一研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它能够为科学家们提供 valuable insights,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地球各个方面的环境变化,并提供有力的数据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