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法国现代地理思想史.doc 10页

享未来地理知识网

论现代法国地理学的思想史 地理学是对人类世界各种表面现象之间变化关系的科学研究。 法国地理学在现代地理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自然与人文的结合是其主要特点。 本文主要介绍法国地理学思想史的近代发展和演变,以及法国地理学在国际地理学发展中的作用。 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起点,阐述了法国地理学在新地理学理论发展、人文地理学研究、积极的地理学批判、文化地理学创新等领域走在国际地理学发展的前列。 一、历史渊源 18世纪下半叶,布丰在其主编的《自然史:通论与专着》中论述了人与环境的关系以及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 1790年代,法国编制了比例尺为1:8万的法国大地测量图,为以后地理学家的研究工作提供了便利。 19世纪初,马尔特·布伦在《简明世界地理》中讨论了地理学的一般理论和世界主要地区。 后来,隐士在《新世界地理学》中创造了一种以区域为基础的描述地球的方法,并强调了人类在改变地球面貌方面的作用。 这本书被认为是区域地理学的杰作,对现代法国地理学的出现产生了重要影响。 二、法国地理学的早期发展 (一)1870年代以前的法国地理学 在德国,洪堡和利特尔创造了现代地理学,后由维达尔传入法国。 然而,洪堡和利特尔均于 1859 年去世,而维达尔的作品直到 1900 年才出版。

在此期间,法国地理并非完全不存在。 从第一帝国时期起,流亡法国的丹麦人马尔特·布伦就编撰了一本不失其价值的《地理百科全书》。 此后,“地理学会”于1821年在巴黎成立。该学会促进了探险活动的迅速发展,但对公众影响甚微。 Malte Brun 创办的《旅游》杂志就是一个例子。 当时的教育完全忽视了这个课题。 历史顶多有一些地理内容,就是所谓的历史地理。 总体而言,当时的统治阶级对地理教育的重视程度很低。 然而,当法国人发现德国人在地理研究方面比自己更强时,他们意识到历史和地理教育的重要性,从而导致了地理思想的进步。 (2) 1870年代以后的法国地理学。 1872年以后,人们不再争论,也没有人强调“自发发生”的原理,决定论观点取得了重大进展。 法国在普法战争中失败,政府得知法国官兵在外语能力和地理知识两个方面能力较弱。 因此,教育部在中小学课程中增设了地理。 这一时期涌现出一大批知识分子和知识分子:艾丽塞·雷克鲁伊(Elisee Recrui,1830-1905)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雷克勒斯相信人类可以改变他们居住的地方以适应自己的目的,但也相信人类在改变地球面貌的过程中破坏了自然之美。 主要著作有《新世界地理》、《地理百科全书》、《世界地理》、《人与土地》、《法国地理学概论》等。 他还主编了《乔安妮旅游指南》。

埃米尔·莱瓦瑟(Emile Levasseur,1828-1911)最初是作为人口历史学家而闻名。 他在统计学方面的应用研究使他成为地理学领域的先驱,他是该领域许多理论和一些方法论的创始人。 1889年,他明确表示反对自然决定论和人类自治。 他确立了数学方法在人文研究中的地位。 然而,他只注重分析,遗憾地走上了脱离各种地理实践的错误道路。 三、法国地理学的近代发展 维尔达·布兰奇是法国近代地理学的奠基人。 他指导了新法国地理学的发展。 维尔达通过研究古代历史和古典文化进入地理学领域。 1866年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1872年完成博士论文。在此后的26年里,他致​​力于培养地理教师,不断更新地理教材和理念,供其使用。 1898年,他被任命为巴黎大学教授。 他是巴黎大学自1809年建校以来第一位担任地理学系主任的地理学家,培养了伽罗瓦、布鲁纳、马东、德曼容、布兰查德等众多地理学人才。 维尔达·布兰奇的地理学思想集中在他的著名著作《法国地理学概观》(1903年)、《地理学的独特特征》(1913年)和《人文地理学原理》(1922年马东整理出版)中。 ) 之中。 维尔达·布兰茨的人文地理学思想被称为“维达尔传统”,在法国得到继承和发展。

让·布兰奇(Jean Blanche,1869-1930)是人文地理学的领军人物,他阐述了维尔达·布兰奇的思想并将其介绍给其他国家。 1910年,他出版了代表作《人文地理学原理》,将人文地理学的领域缩小到只涉及人类环境的利用和占领,重点研究人类在地球表面活动的“基本事实” 。 德曼容(1872-1940)强调人文地理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群体与地理环境的关系。 《人文地理学问题》是他去世后法国地理学界为纪念他的科学成就而编辑出版的文集。 收录了他一生中具有代表性的论文。 在自然地理学方面,伊曼纽尔·德·马东(Emmanuel de Madon,1873-1955)是自然地理学的领军人物。 德马东在地质学、地球物理学和生物学方面拥有良好的基础。 他将他所接受的历史和地理结合起来学习和训练。 代表作有《自然地理学专着》、《法国自然地理学》。 马东和布兰查德十分重视探索该地区各种自然现象和人文现象之间的相互关系,力求将自然地理学和人文地理学融为一体。 在区域地理学方面,马东、德曼容、布兰查德、博利、德封丹、乔莱都有著作。 他们不仅深入研究了法国的一些地区,还深入研究了世界其他一些地区。 突出的是维达尔·布兰茨发起、加卢瓦主编的巨著《世界地理》,其中包括马顿和德曼容合着的《法国》、德曼容写的《不列颠群岛》和博利写的《不列颠群岛》。 北美》都是名篇。

四、法国地理学的近代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地理学家及其著作的数量大大增加,研究内容和方法都大大超过了维达尔·布兰茨及其学生。 时代。 现代地理学从定性描述转向定量分析的新兴趋势,以及地理定量方法、遥感方法、自动制图等新方法的应用,给法国地理学带来了重大变化。 区域地理研究不再局限于详细的描述,更多时候是用遗传学的视角来分析现象的本质; 人文地理学研究日益关注经济因素的作用和空间布局以及经济活动规律,以及区域规划理论的探索。 自然地理学的研究正在向应用地理学的方向发展。 尽管发生了这些变化,人文地理学在法国地理学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二战后,法国地理学在新地理学理论发展、人文地理学研究、激进地理学批判、文化地理学创新等领域走在国际地理学发展的前列。 (一)地理学的转变随着地理学与社会科学的融合,传统的人与环境关系研究逐渐被抛弃,研究重点转向人的相互作用。 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开始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它们在空间研究中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理论可以提供地理学家研究城市和工业问题时所需的基础理论。 因此,法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随后成为地理学家研究的课题。

(二)地理学的国际化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地理学独立发展。 到了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法国地理学即使没有直接卷入结构主义运动,其研究成果也或多或少受到了结构主义运动的影响。 这一时期的法国地理学已经远离了国际地理学的发展前沿。 20世纪60年代,法国开始通过加拿大魁北克省法国文化的联系来了解美国地理,从而打开了法国地理接受外国地理影响的大门。 (3)应用地理学 20世纪50年代,经济学迅速发展。 根据凯恩斯的理论,经济学家们坚信,经济的发展不仅可以避免失业,而且可以刺激经济增长。 随后,经济学家提出了一种受到工程师和政治家高度赞赏的科学知识形式。 与此同时,庞萨德于1955年出版了《经济与空间》,并于1958年出版了《空间经济理论发展史》。相比之下,一方面,因为经济学可以解释西方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原因。经济上,经济学家享有比地理学家更高的地位; 另一方面,虽然空间是地理学研究的传统,但空间经济学需要有良好的经济学基础。 这些激发了法国地理学家在地理学理论和应用方面发展的愿望,许多激进的地理学家转向了应用地理学的发展。 主要体现在:城市与区域规划、第三世界问题研究、自然地理学等。 (四)新地理学早在20世纪50年代和1960年代,许多地理学界的同仁就提出了重建人文地理学的想法。

“新地理学”一词是卡拉瓦尔1964年出版的《人文地理学讲座》一书中创造的。 法国新地理学研究的核心强调空间联系的结构、其构建的网络系统以及由此产生的空间组织。 1.区域经济理论 20世纪50年代,法国地理学的区域研究还相当机械,维达尔地理学的基本概念已经被遗忘。 法国最权威的区域地理学家之一朱莉娅1962年在《地理学年鉴》上发表了《区域定义回顾》一文,反对将自然区域和景观的概念置于城市中心和区域两极分化的研究中。 新地理学研究十分注重经济概念的引入,注重区域组织的研究,有意用经济发展机制的研究来解释区域发展动力的原理。 这是北美地理所缺乏的部分。 2.区域极化研究。 法国新地理学强调分析区域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导致了布德维尔区域极化理论的出现。 到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地理学家在区域组织的理论分析方面取得了进展。 3. 对测量方法的热情 自 20 年代以来,区域实证研究已经发展出类型学。 许多年轻的地理学家热衷于测量方法,以便在更准确和严格的基础上建立更好的类型学。 他们利用制图师柏林的因子分析和数学家本泽·科里的对应分析来进行地理学的类型学研究。 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新地理学家大力提倡归纳法,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法国定量地理学家开始注重系统分析。

4、随着区域组织研究进入20世纪80年代,系统分析的应用逐渐衰落。 20世纪70年代的许多新地理学家仍在考虑利用现代学科来建立区域组织形态。 罗吉尔是法国新地理学的领军人物之一,从事被称为新“综合地理学”的研究。 (5)社会政治地理学 20世纪60年代,一些地理学家开始从法国新地理学的角度,沿着区域组织的经济基础研究政治社会地理学领域。 20世纪70年代初,他们认为空间组织所具有的影响力的社会和政治力量被忽视了,因此决定探索社会学和政治科学对空间过程知识的贡献。 社会地理学的地位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确立,但尚未获得重要意义。 到20世纪70年代,取得了快速发展。 20世纪80年代,社会地理学得到更新。 政治地理学在战争结束时消失了。 其衰落的原因与地缘政治方向的出版形势不佳以及部分学者推行的“知识恐怖主义”有关。 直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人们对政治地理学看法的转变被归咎于Yves Lacoste,他将地缘政治定义为:政治地理学的方向应该是感性分析,即作者对政治局势的认识分析,以发展战略认识。 1967年,他创办了新刊物《希罗多德》,还出版了《地理学的首要价值在于军事》小册子。 (六)历史地理学和文化地理学 历史地理学在法国从未形成过一个分支研究领域。

当人们认为历史地理学能够解释现代力量无法说服的情况时,他们就会转向历史地理学。 然而,新历史地理学家主要基于经验方法论,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法国景观史和西方城市史。 文化地理学确实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法国地理学发生重大变化的领域,它主要研究文化传播的空间方面。 因此,法国文化地理学对“空间问题和文化转型意义”的研究已经走到了国际地理学的前列。 贝克尔的两本书《日本的空间生活》和《自然与人造的关系》为人们与空间、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它们对文化偏好的依赖开辟了新的视角。 5. 总结 法国地理学并不满足于20世纪初期发展起来的地理学研究。 它强调通过经济和计量经济学模型发展新地理学。 自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它一直关注社会和政治事件。 20世纪60年代和1970年代,它沿着自身文化传统和地理学学科的发展轨迹,从注重理论研究转向更具体的区域研究,在社会政治地理学领域引领国际地理学。 近20年来法国地理学最重要的变化是历史地理学和文化地理学概念的现代化。 (作者单位:西安外国语大学旅游学院人文地理研究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