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上海到珠穆朗玛(下)

江苏周庄(东部)

 

东部和西部因为自然条件不同,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截然有别。江南水乡与康巴民居也就各有千秋。江南水乡的典型画面是小桥、流水、人家,眼前的周庄古镇(摄影/陈健行)就是这样的代表。周庄,四面环水,犹如泊在湖面上的一片落叶,全镇千户人家,青瓦粉墙,临水而居,以桥为路,以船当车。水是古镇的灵魂和神韵。而在川西的丹巴(摄影/周小林),地处高原山地,寨子一般都要修建在向阳的坡梁上较为平坦之处,且以石木为结构。为了安置家畜和用于储藏、居住等不同功能,楼都修成二三层,并绘上颜色与装饰。一个寨子一般由几十户或上百户人家组成,每家每户都依着起伏的山势而建,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远远望去,丹巴寨子就仿佛是一处世外桃源。 

四川丹巴(西部)

 

四川丹巴(西部) 

同是山川,东西两边各不同

 

这条景观大道大部分路程是与长江相伴而行,这为我们了解和认识这条伟大的河流提供了一次机会。从上海崇明岛的长江入海口开始,这条路途经河口、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再向西,进入长江的上游地区,长江各段的名字也随之变化:扬子江、荆江、川江、金沙江。长江的形态更是变化巨大:在上海崇明岛的河口地区,经过万里跋涉的长江即将入海,不过她并不是急迫地扑入大海的怀抱,而是放慢脚步,卸掉泥沙,营洲造陆。此时的长江骤然变宽,河海难分,她是以一种矜持的高傲态势与大海相会的。在湖南湖北的两湖地区,长江在远古时代(那时还没有江堤这种东西)南北游荡,留下了一串串湖泊和湿地,这是一个多湖地区,也是中国湖泊非常密集的地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条景观大道的另一端——拉萨以西、冈底斯山以北,有着中国的另一个湖泊密集区。从成都往西一直到德格,在这条大道上,我们跨越的每一条河流,都是要汇入长江的,不过这里是长江的上游地区,长江在这段的名字是金沙江,长江在这里被大山绝壁夹峙着,她奔腾咆哮,泥石流、滑坡、雪崩试图阻挡她,但是她冲决一切,把阻挡她的沙石、泥土随身运走,甚至把它们运到几千公里之外。在这条路上,我们能看到长江是怎样在上游侵蚀搬运那些大山风化下来的物质,又怎样在下游把这些物质堆积起来,制造出平原和三角洲来的。

这条路不仅能见识河流的生命过程,而且对于我们认识湖泊更是一条不可多得的路。从上海起,就有一系列的湖泊伴随着这条路。上海附近是太湖,杭州市里有西湖,向西有千岛湖、鄱阳湖、洞庭湖,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小湖,这些都是东部的湖泊,它们都是淡水湖。当过了成都,进入横断山区,这里有许多湖泊是雪山冰川造就的高山湖泊,当地叫海子,这些湖一般也是淡水湖,由于湖水来自冰川融水,水色或碧蓝或翠绿,十分迷人。这一带的冰川末端往往由于冰碛物阻塞冰川融水,形成一种冰川末端湖,这种湖在冰川雪山的衬托下,静谧神秘,令人向往。